【影成】Masquerade

*安徒生文风,这样那样的


*艰难地摸了一条很短的鱼


*模仿了一下安徒生的文风才明白自己词汇量和叙事手法有多匮乏多苍白是个多大的辣鸡这种事,向安徒生聚聚低头


一定一定听听BGM拜托了




似乎没有人能够解释在某时某刻我内心突然涌出的想法,当我特别想向他人倾诉时,我的舌头就像被商人家的小鬼偷走了,它不能灵巧地活动了,它长久地僵硬在我的口腔里仿佛一块冷却的铁,这时我只能悲哀地看着人们,他们奇怪地望着我,我是一个不能令他们发笑的普启涅罗。

 

然而我的长久的好朋友,即使我不用吐露几个单词,他也能够理解我,他在黑夜万籁俱寂时降临,乘着风和星星来到我身边,看啊!今夜他又来了,我的月亮,我的老朋友,夜空中没有一丝企图阻碍我们交谈的云彩,我急切地想对他讲述我的故事,可是我亲爱的朋友却打断了我,他在每个月的头几天只对我露出他粗粝的眉毛和蕴有深意的眼睛,“我想你会喜欢我的故事,”他这样对我说,我被他眼神中所透露的悲哀打动了,所以我退让,示意我的朋友开始他的讲述。

“我去了一个洁净的岛屿,那岛屿上有错落的城市,大一些的城市中高楼大厦林立,我嗅不到泥土的气息,没有玫瑰和黑莓的清香,整齐排列着的树林都是人们指挥他们一列列地站好,我的光辉在霓虹的对抗下变得暗淡,但我仍能看到人们都是灰色的,他们像蚂蚁匆忙地行走,借助各种工具移动,在这之中却有一个不一样的青年,他的身上有百合给予的爱,他秀美的容颜仿佛被冰霜覆盖雕刻,他的纤细的眉毛仿佛被风裁剪,他漆黑的发仿佛是睡神采摘了夜空最深处的夜色撒在他的发上,这位秀美的年轻人出入于高级的场所,也停驻在教堂之内,我透过教堂的窗子偷看他,他坐在长椅上聆听神的声音,他的面容被我照耀,他眼中燃烧着明亮的火焰。”

 

“这火焰必是虔诚的祈祷啊。”我这样感叹。

“这火焰却是复仇的愤怒啊。”月亮回答我。

 

“这青年名叫成濑领,忧伤的百合却告诉我这并非他的真名,任凭我如何追问。她们也只是垂下悲伤的脸拒绝回答我的问题,厄里倪厄斯对我说:‘他是我们所眷顾的人!’于是我只知晓这青年日日生活在仇恨中,然而他得不到卡俄茹斯的青睐,这又使我放下心来,因为他眼中的火焰日复一日的旺盛,如果那燃烧到他所仇恨的人身上,会使那人在极度痛苦中灰飞烟灭。”

“这世上总是光与暗,火与水,天与地此消彼长,太阳的女儿不能融化他那颗被冰雪覆盖的心,在黑夜又无法庇护他,她们的力量只在她们的父亲高高在上的时候,他的心就引来了观察他已久的恶魔,这一夜,恶魔降落在他面前,恶魔也有漆黑的发,笔挺整洁的衣装,英俊的面容,如果不是他沉重怪异的翅膀和令人恐惧的尖角,他看上去就像个高贵的人物。”

”他才不是个高贵的人!’他眼中藏着对青年灵魂的渴望!”风在我耳边尖叫着补充。

“我认真地打量了恶魔,发现的确如此,他红色的眼瞳中弥漫着诱惑,周身散发着黑暗的气息,尽管他清新的像晨曦中垂落的第一颗露珠,生机勃勃像在嶙峋怪石间跳跃的羚羊,青年被恶魔的样子迷惑了,他看着恶魔,没有说话。”

恶魔却看着他说话了:“我知道你恨谁。”

“就算这样那又如何?”青年十分警惕地问。

“而我可以帮助你,让你仇恨的人在烈火中死去。”恶魔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

“你是谁?即使是东京最出众的黑道也不敢对我保证这种话。”

“你把我与那些凡人相比?“恶魔的样子十分斯文,他的鼻梁还驾着一副故弄玄虚的眼镜。

青年笑起来,“难道你想说你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什么东西么?带着一对诡异的翅膀和角?”

恶魔扬起了本来就很锐利的眉毛,“在地狱里我只是个小小的管家,您可以称呼我,影山。”

“深夜这样出现在东京,你的胆子也真够大的。”

“企图杀掉警察,您的胆子也不小。”

“是么,那就来吧,”青年似乎被恶魔轻浮的态度所刺激,他的言语很恭敬,可是态度却完全相反,“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让我看看吧。”

“那你倒是要先交换给我一个有价值的东西。”

“你是要用纺锤扎破我的手指?”青年露出嘲讽的微笑,“还是要把我变成天鹅?”

“我只要你一个吻就够了。”

还没有等到青年的回答,也等不到风来阻止,恶魔已经吻了青年的唇,一瞬间这名为成濑领的青年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冰霜从他的心脏覆盖到了他的全身,一种令他感到自己无所不能的力量流淌在他四肢百骸,令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属于他,他原本不能打倒的人只要他动动手指就能取他性命,覆盖他的唇的触感是如此冰冷,但他却感受不到痛苦,从那触感上他感受到自己的脉搏的跳动,逐渐过渡给了对面的恶魔,他心脏的跳动变得只有从前一半有力,他将一半的生命交付给了名为影山的恶魔,他却从未如此愉悦,胸腔里充斥着欢愉,那是对众生俯瞰的欢愉。

恶魔搂着他,望着他美好清澈的瞳孔,就算他被仇恨包裹,他的眼神在此刻仍然如此动人,青年也沉醉地回望他,他仿佛被恶魔带着来到悬崖边,风声猎猎卷起他的西装,雷声隆隆敲打他的耳膜,他唯一的支柱只有面前的恶魔,深渊里燃烧着冰蓝色的火焰,“看到了么,那将是你的仇人忍受煎熬的地方。”

青年勉力睁开眼睛看着那深处,“我要将什么交给你,你才能让芹泽在里面哀嚎?”他低声地问。

“你的眼,你的灵魂,你全心的陪伴。”恶魔笑着回答他。

 

“他最终把灵魂交给了恶魔么?”我问我的老朋友。

月亮并没有回答我,但我从他哀伤的眼睛已经猜出了结局,我猜想他失望的呼声会穿透云层,却穿不透沉沦在恶魔怀中青年的心,他每天去拜访十字架上的基督,然而他却以血浇灌恶魔栽种的鲜花,“这是多么遗憾啊!”我对月亮说。

“这是多么悲伤啊!”月亮回答我。

 



评论 ( 11 )
热度 ( 74 )

© 空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