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伦敦大桥垮下来【R】

*说是HP paro似乎不太合适,更准确来讲是与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发生在同一时间段的故事


*很冷淡,词穷,没有逻辑


*与lo主之前的hp paro同人没有任何联系,是在统一世界观下的其他平行宇宙


*这个时候我应该高歌一曲进行补档花天酒地期末复习


*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手呢








SUMMARY:傲罗的工作并没有大野智想象的那么容易。

 

 

大野智和那个男人擦肩而过时,并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发展。

他只是觉得那个男人在众多高鼻深目的异国面孔里未免太显眼了些:男人圆而亮的眼睛在伦敦终日浓重灰暗的天色下微微闪烁,典型的东方人的轮廓,他脸颊有些消瘦,但是把那份略带倨傲的英俊凸显的更加明显。他很快注意到了大野智的注视,扯起了一边嘴角对大野智露出一个礼貌而疏远的笑容。

大野智忙不迭地回应,他们在拥挤的人潮中越挤越近,他因为护着怀里的魔杖无暇顾及身边,被一个追着马车要递上报纸的男孩狠狠撞了一下,直接摔向了那个亚洲男人的身边,大野智出色的反应神经让他立刻拽住了男人挺括的风衣,男人猝不及防地身形一顿,成功阻止了大野智摔倒,但男人风衣也被拽下大半,露出被西装外套包裹的角度有些微妙的肩膀,周围充斥了男人古龙水的气息。

 

他赶紧站直身体道歉,男人的视线促狭地打量他,他裹紧风衣完全不敢和男人对视,视线从笔直的长腿落到男人纤尘不染的皮鞋上,男人阻止了大野智要掏出钱包的动作,示意他不用这么客气,大野智感激地抬起头来,却听见了来自对面的其他声音。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欸?”大野智迷惑地走近了一步。

“怎么了?”男人被他吓了一跳,大野智凑的太近,秀气的鼻尖快贴上了他的下巴。

“你在唱歌?”大野智的声音软糯糯地传进男人的耳朵里,虽然不甚清晰,大野智仍然十分确定那声音就是从男人身上传过来的,男人抿紧了形状优美的嘴唇仔细地审视他,在马蹄的踩踏声里、在报童的叫卖声里、在人群的交谈声里,大野智还能听到那清晰的歌谣声: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

樱井翔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人。

发现一个与自己在面容上更加具有共性的人总是很容易,更何况那个人在身边众多从容不迫的绅士们衬托下显得更加青涩无措——他的风衣其中一边的领子没有翻过来,两只手都缩在袖筒里怯怯地露出一截指尖,那张圆圆的脸散发出的柔软的气息弥漫在忙碌的人群中,挤压的他更像一个初出茅庐的穷学生。

 

 

樱井翔在身旁的人不小心撞过来的时候,手就伸进了风衣的暗袋里,默不作声地攥紧了魔杖。

然而那个小圆脸只是慌张地抓皱了他的风衣,随后并没有任何威胁性的行动,樱井翔放松下来正想示意他快走的时候,小圆脸抬起水润的眼睛,认真地问他:“你在唱歌么?”

 

樱井翔的心脏一下子揪紧了。

 

他镇定地拂过小圆脸的肩头,挑起眉毛说:“你可能听错了。”

小圆脸看起来仍然一副迷惑的样子,让樱井翔想起草药课上没有得到解答的学生,还好他并没有过多纠缠,对他行了个礼匆匆挤过了樱井翔身边,随着汹涌的人潮去了街道另一头。

 

樱井翔慢慢地转过身,看着小圆脸走进了便道上的一个电话亭,随后迅速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

大野智从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办公室幻影显形重新回到电话亭旁。

洛肯·麦克莱德部长亲自迎接了他,对他这位同样来自拉文克劳的毕业生表达了自己的欢迎,洛肯·麦克莱德确实如传闻中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要小心格林德沃和他的同伙的动向”,他寥寥几句表示了对学弟的关心就离开了,傲罗办公室主任看着他迅速地出现又消失,他留下的烟灰色的字迹还浮在空中尚未消失,“……同伙的动向”几个字被他的上司挥挥手搅散在空气里。

“如果这样的告诫就能让大家注意格林德沃的攻击……”办公室主任对于这位不善交流的魔法部部长显然颇有微词,“那我们就不会失去那么多同僚了。”他不快地哼了一声,转身带着大野智去了傲罗办公室。

大野智在自己的座位上忙活了半天,忙着卸掉这个座位前任主人的各种装饰,重新把自己的东西布置在座位上:黄铜的鼻烟壶换成了画板,桌面上斑驳的茶渍被他用颜料盖住,绘上了一只鹰,那只鹰此刻正打着哈欠只睁开一只金色的眼睛看着大野智把一只挥舞着四肢的护树罗锅扣进玻璃罩子里。

“一只魔法生物,这可不是个好主意,我亲爱的。”正对着他的画像忧心忡忡地开口。

“这只是我以前帮了赫奇帕奇的一位学长一个小忙。”大野智小心地安抚那只换了新环境过于暴躁、恼怒地敲打着罩子的护树罗锅,他对着画框里的老妇人露出笑容:“一个纪念,没关系的。”

 

等到他把口袋里最后一支自动校对羽毛笔扔在桌子上时,那只护树罗锅已经困得打起了瞌睡,身下压着大野智的星象图。他穿上风衣,经过一排表情凶狠的通缉令,他经过洛肯·麦克莱德接待他的地方,那里还顽固地漂浮着“同伙”和其他几个单词,大野智最后看了一眼,就告别上司,消失在长廊里,重新踏足地上的伦敦。

 

 

 

在他想要绕到对角巷去买一份福洛林·福斯科的冰淇淋时,一双带着古龙水味道的手把他拖进了巷子里。

大野智低头看过去,那双手骨节分明又充满力量,他尽力挣脱了一下,他的皮带迅速脱离了腰间,在空气中划出令人战栗的声响,蛇一样缠上他的手腕,接着像被身后那堵石墙牢牢吸引了,扯着他靠了过去,紧紧贴在了冰凉的墙壁上。

“新傲罗都像你这样警惕性太低么?大野?”白天曾见过的男人依旧扯起一边嘴角对他笑。

 

★★★★

大野惊惧的眼神让樱井翔很受用,他满载着笑意贴近大野,对方的眼睛过于水润,交织着巷子口昏黄的路灯光芒和樱井的身影,眼瞳里像是装满了一座城堡。

 

“你想问的我都知道,所以,别说话。”樱井竖起一根手指强硬地按在他唇上,“我们来做一些,你无法预料的事情吧。”

“……别读我的想法。”大野偏过头,没好气地斥责他。

樱井都快被他逗笑了,从霍格沃茨毕业的新任傲罗,经过三年培训仍然天真的可怕,难道那些课程告诉他只有一上来就毫无章法对他念恶咒的巫师才是坏人?他有些急躁,对待大野明显不如他人耐心,又不屑于做出在旁人面前风度翩翩的样子。他将手掌覆上大野的后脑,力度轻缓地揉着。

 

他从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起,就想这样做,甚至做一些,更过分的事。

 

大野智被他揉的很舒服,那只手掌温热地散发着熨帖的气息,吸引着他不住地往上蹭,脑子里又反复提醒着这陌生人身份不明,要警惕他要小心他要注意他,樱井翔低头看着大野,他挣扎着要逃离樱井的手,像只对着肉脯犹豫不决的猫。

 

“大野,我现在,可以吻你么?”樱井暗示性极强地将头靠在他的颈侧,只待他的允许。

对方费劲地转过头想要看着他,语气柔软无辜:“可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解锁新场景




下一次,下一次我绝不会放过他,大野咬着牙想。月色凄清,将狼狈地靠在墙壁上的大野,和哼着歌越走越远的樱井,一同笼罩在冰冷的光芒下。





Fin.






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呢(尖叫着跑走





评论 ( 69 )
热度 ( 312 )

© 空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