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不曾相识

*霍格沃茨AU




*分院帽本未公开两篇的其中一篇




*到底哪天万圣节啊?






























假设这个故事没有发生——


 


 


 


7-8


 


樱井翔被送进Mahoutokoro的当天简直鸡飞狗跳,身形小小的男孩子轻盈地踩的庭院里的水手钵惊鹿一片哀叫,他骑着低矮院墙的墙头红着眼圈大叫我不去Mahoutokoro,底下的座敷童子黑牙鬼犬神轮番求着您快下来吧马上就要开学了,那个超大的海鸟已经把酒吞童子叼走了我们不想被丢到海里再游回来求您了快下来吧——


 


樱井爸爸正走进来问怎么了,妖怪们扑到他身前抓着他的长袍擦眼泪说少爷不肯去上学啊怎么办,您快让他去上学吧就当是救我们一命了——


七岁八岁讨人嫌这话说的没错,樱井翔很淘气,对外人倒是很端庄的态度,礼仪上一点不出错,但自打知道了自己是个巫师之后天天拿着家里的妖怪们捉弄,他虽然还没有魔杖,但是手指头随便晃晃也能制造出一阵旋风一场冷雨,他逮着猫又就开始在人家头顶上人工降雨,本来舒舒服服晒着太阳的三尾猫感觉眼前一暗借着兜头就是一场冷水淋浴,把他浇的瑟瑟发抖,透过水幕看见自家笑嘻嘻的小少爷,只能心里叫苦拔腿就跑,樱井拍着鸦天狗要他追上猫又,下人们就看见一脸呆滞的鸦天狗抱着小少爷在庭院里来回窜,紧追着被浇的透湿头顶还顶着一小片雨云的猫又;烟之罗本来好好地在树杈上挂着,他抬手就是一阵风把烟之罗吹的哀嚎着飘飘荡荡飞上了天;还跑去给雪女屋子里生火,吃空的果酱罐头里一小把蓝色火焰,把雪女烤的苦不堪言;至于给二口女喂放了胶水的口香糖,把河童池塘里的水都挪走去给邪门姬洗澡什么的,妖怪们表示,那都是少爷不知道自己有魔力之前的招数,顶多算是镇压一下下层人民,现在才叫真正暗无天日的苦日子。


 


樱井爸爸看着一群扒着他袍子不撒手的妖怪都气乐了:你们最次等的一个少说也有一百来年的道行,还收拾不了他?


 


妖怪们纷纷表示我们哪儿敢这可是少爷,而且少爷粉雕玉琢的一个孩子笑一下别说人心我们妖心都酥了……


还不是因为你们沉沦于美色……樱井爸爸摇摇头,招手让自己的鵺提溜着大喊大叫的樱井翔的领子就飞走了,留下一地庆贺“祖宗终于开学了!”的妖怪。


 


忽然起的一阵微风将樱花吹落了一地,纷纷扬扬好似一场雪,这是一个异常清丽的春日,樱井翔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家,睫毛重新挂上了泪珠。


 


 


 


 


大野智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是个巫师,家里人也不作声,他就天天过着上学放学回家做功课做完了可以出去和别的小朋友玩的日子。小朋友都很喜欢大野智,因为什么坏掉的玩具车机器人到了大野智手里就神奇地变好了,弄脏的裤子回家之前让他摸一摸就干干净净回家也不会被妈妈念叨,更何况大野智眉眼清秀,乍一看像个很有英气的小姑娘。


大凡什么救世主成名之前一定有无数艰难险阻,打小时候起就有一堆障碍等着他去跨越,大野智不是救世主,他的天赋显露的循序渐进,有长板有短板。


家里人觉得是时候帮他打算入学的事情了,大野已经超过了Mahoutokoro的入学年龄,直接把Mahoutokoro划出了考虑范围(全家人坚持不肯承认都忘了Mahoutokoro的入学时间),隔壁国家的修真学校看着很危险的样子,学生们都是踩着剑飞来飞去,听说学校还建在昆仑山上。


Castelobruxo和Uagadou都离家太远了,舍不得让他去。


最后还是划定了欧洲的老牌学校,德姆斯特朗和霍格沃茨。


大野妈妈问大野智你喜不喜欢上学呀,大野智正在吃点心,点点头含着一嘴豆馅说喜欢,就是不喜欢做功课。


 


那我们去不用做数学的地方好不好?大野妈妈笑眯眯地问他。


 


大野眨着亮晶晶的眼睛拼命点头。


 


不用念普通的功课确实很开心,可是后来大野智被逼着补习了好几个月的英语之后,抱怨了好久为什么自己的国家没有魔法学校。


 


 


 


 


 


 


 


10-11


 


 


樱井抓住夏天的尾巴总算逃了出来,他攥着一把飞路粉到处找壁炉,钻进碧绿色的火焰里他脑中只闪过了很多地名,最终他喊出了那个多雨岛国的一条巷子的名称。


 


他从丽痕书店的壁炉里狼狈地摔出来,撞翻了一摞隐形术的隐形书,那些透明的书本散落在地上绊了他好几个跟头,樱井顾不得跟店员道歉,拎着袍子就往外跑。


 


 


八月末清爽的天空下,樱井穿过一个又一个琳琅满目的橱窗,他打翻了别的巫师小心翼翼端着的一盘绿色粉末,全撒到了他身上,随着他的奔跑飞扬起来的袍子底部牵出一道亮晶晶的绿色丝线,他还不知道,一头撞进了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有个人正在试袍子,他焦急地扫了一眼想找一个藏身之处,就被后面紧追着的妖怪们抓住了领子。


 


 


 


大野智告别了家人,一个人拖着行李来到对角巷,他找了房间住下,就拿着清单来买长袍,卷尺刚量过了他肩膀的间距,就被闯进门来的一个男孩吓得缩成了一卷。


 


随后那男孩就被后面跟着闯进来的雪女抓住了衣领,教训着“少爷就算不想上学也不能乱跑”云云,他挣扎着,求助似的看向大野,时至夏末,金黄阳光洒在木地板上,整个室内都温柔的发亮,他看上去与大野差不多年纪,还很孩子气,漂亮的眼睛里却坠着一抹沉重的暗色,阳光落在他眼瞳里也迅速沉了下去。


 


大野突然很想叫住他,想问问他是不是和自己从一个国家来,然而那男孩却挣扎被妖怪们带走了。他穿着纯黑的袍子,衣角露出一点光,整个人都要消融在阴影里。


 


 


 


 


 



 


 


17-18


 


 


 


大野智毕业之后回国向国家魁地奇队投了简历,很快收到回复,要他去Mahoutokoro做试飞。


 


他到达Mahoutokoro的这天正好是学生的毕业典礼,到处都是吵吵嚷嚷带着宠物在一起互相合影留念的学生,蟾蜍和猫找不到主人,不时就撞到一起,他在一堆樱花树里乱窜想要找到试飞的场地,在树下看到了被一群学生拉着合影的樱井翔。


 


樱井已经出落的非常挺拔,不再是初见时圆圆的脸,脱落了稚气露出疏朗的神色和清俊的脸,他笑着躲开学生们的拉扯,瞥见了大野,依旧对大野露出求助般的神色。


大野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想起了什么,终于走上前去:“你能告诉我魁地奇的试飞场地在哪么?”


 


 


雪一般的日光映着大野和他身后层叠如云的樱树,好像是谪仙落入人间。


樱井笑了:“当然可以,请跟我来,请问你是?”


“大野智。”


“樱井翔,请多关照。”


 


 


 


 


 


流云倏忽散去,暮春时节俨然绽开了的新的花朵。


 


又一个新的故事开始了。


 


 


 


 


 


 


 



评论 ( 5 )
热度 ( 128 )

© 空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