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说梦

*一个以前发过的故事,改了一点不通顺的地方重新搁在这儿,不然我的lof看起来就要长草了



*嗯……秋天愉快





1




樱井翔打小就是个好孩子。

 

这个“好”按照一般标准来说,他就是典型的“别人家孩子”,家境优渥带来良好的教育,良好的教育导致有礼的谈吐,有礼的谈吐得到众人的喜爱,众人的喜爱形成优质的口碑,如此循环往复,樱井翔就像是块材质上佳精工雕刻的玉佩,久而久之,外表都上了层温润光泽的包浆。

 

就是这么一个好孩子,叛逆期来的也是与众不同。

 

从一流大学毕业之后,本应顺遂大家的想法进入父亲会社的他意外地犯了倔,非要跑出去自己创业,谁劝都不听,家里人为他铺好的大道被冷落在一边,拐去了一旁荆棘丛生的小路,他父亲被樱井翔突然的尥蹶子惊着了,着实动了气,很干脆地堵了他的道儿,收了他的卡,勒令他搬出去住。

 

“你不是要白手起家么!去吧混小子!”

 

 

樱井翔很潇洒,但也很墨迹,足足在家里收拾了一天才走,傍晚叫了个搬家公司,搬了十多个大纸箱上车,他自己又拎了两个28寸的皮箱,淡定地坐上副座,跟家人挥手告别。

 

“小舞小修好好照顾自己,别惹妈妈生气啊。”

 

卡车绝尘而去,他爸爸才慢慢地走下楼,家里人都觉得他和樱井翔的气怄的实在太小孩儿,都拒绝理他。

 

樱井爸爸孤掌难鸣,本来期待着大家一起附和他一起控诉樱井翔不懂事,他有一点后悔,于是推门进了樱井翔的卧室想找找儿子留下的痕迹怀念一下。

 

刚开门又被惊着了。

 

樱井翔的卧室除了四面墙壁一扇窗还有空荡荡的衣柜,什么都不剩了。

 

“这小子连卫生纸都拿走了!”樱井爸爸的悔意消失无踪,他更生气了。

 

 

坐在卡车副座的樱井翔美滋滋地盘算着,他带走的日用品至少能保证他用两个月。




2




后来他就发现,生活里不只有日用品费钱。

 

他不擅长家务活,衣服穿了两次就丢在洗衣篮,加班想不起来洗,实在没衣服穿时他去翻脏衣服,熏得自己都直闭眼,他从家里带出来的衣服基本都是低调奢华的高级货,过不了洗衣机,他忍痛全都丢进了垃圾桶,回家的时候才发现楼下就有个干洗店。

 

 

人人都称赞樱井翔是精英,可是精英也要饮水啖饭,精英的饭量比一般人还大,可是精英还不会做饭,他第一次试着做饭就差点烧掉半个厨房,赔了房东一笔钱之后,他扒拉扒拉算盘,自己的辛辛苦苦存下来的私房钱也没多少了。

 

他只好暂时放弃创业的雄心壮志,投了简历应征,凭着光彩照人的学历和相貌——他去面试的时候那个女主任脸红的说话都磕巴了,他进了一家会社做保险,成天见儿的和人磨嘴皮子、挤地铁、写报告,一个月试用期下来,他报废了两双皮鞋,至少多喝了四箱纯净水,还不能让公司给报销。

 

 

生活和人物传记都是有差别的,成功人士泪眼朦胧回忆的苦难经历当年必定也恨得要死要活;樱井翔半夜加完班搭不了地铁,买一听冰镇啤酒踱回家,路上只有野猫伴他同行,他在昏黄的路灯下唱起荒腔走板的歌,烦心事比他廉价西装上的褶皱还多,被老师夸奖的出众的心算能力用来计划着这个月的水电费和饭费,他仰头灌下一口啤酒,觉得这牌子的啤酒除了很辣嗓子,只剩淡而无味一个特点了。

 

就像他现在的生活。

 

 

樱井爸爸消息灵通,传唤他回家吃饭。樱井低着头进门,吃掉了桌子上最后一口牛肉才把头从碗里抬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父子俩站在阳台上谈心,樱井爸爸欲言又止,刚要语重心长地说点什么,就被樱井翔堵了回去:“有烟么爸?给我一根?”

 

“小子还学会抽烟了?”樱井爸爸诧异地看着他。

 

他熟练地从烟盒里磕出一根叼在嘴里,含糊地说:“高中就会了,没告诉你。”

 

樱井爸爸看着靠在栏杆上吞云吐雾的,半张脸都埋在黑夜的樱井翔,想想以前拿着各种证书回家羞涩又骄傲的樱井翔,那个时候儿子的脸是亮的,眼睛也是。

 

“记得常回家吃饭,你妈和小舞小修都挺想你的。”他最终也只说了一句话,和樱井翔一起抽起了烟。

 

樱井翔点了下头,火光在眼睛里明明灭灭。




3




回了家日子还要照样过,唯一又多了项烟钱的开支。

 

他长相一等一的好,在公司一笑一皱眉都击碎过很多小姑娘的少女心,他本身倒没什么自觉,工作太忙他疏于打理自己,休日换下西装就是迷彩大短裤迷彩T恤迷彩帽子,往道边的灌木丛一扑就能完美隐蔽;他像个老大爷踢着拖鞋下楼买早饭,疲惫但依旧英挺的侧脸被麦当当兼职的小姑娘偷偷拍下来,放上推特疯转了好一阵。

 

有不少人对他暗送秋波,男的女的都有,樱井翔也想过安安稳稳找个女朋友,按照最老套的方式请去游乐园玩,他从云霄飞车下来吐了小姑娘一裙子,把人家吓得花容失色,最后还控制着自己说了一句“我需要考虑一下”就落荒而逃,樱井翔抱着小姑娘买给他的冰冻矿泉水,心里不太是滋味。

 

后来他也想通了,爱情不是他生活里的必需品,没拉面吃荞麦面就行了。




4




最近他家楼下开了家便利店,樱井翔挺开心,麦当当还得出了小区再走五分钟才能到,便利店24小时营业,这下加班回家也能吃点好的了。

 

便利店门脸很小装修起来也快,半个月之后就营业了,他去买宵夜,店员是个瘦瘦小小的猫背青年,八字眉小圆脸,看着软绵绵声音也是糯糯的,他低头一样一样点着樱井的东西扫条形码:“照烧鸡肉便当、啤酒、生姜片……唔刷卡么?”

 

“现金。”樱井翔翻了翻钱包。

 

店员把东西装进袋子递给他,抬起头和他对视了一下,樱井翔才发现小猫背的眼睛亮晶晶的,眼尾线条温柔,像鱼尾巴。

 

他鬼使神差没接住零钱,硬币叮叮当当滚了一地,忙不迭蹲下去捡,再起身看到小猫背轻轻地笑了一下。

 

樱井翔也觉得自己心上被鱼尾巴扫了两下,痒痒的。

 

 

 

 

他和小猫背经常见面,小猫背似乎24小时待机,不管是樱井忙着买个饭团去挤地铁的清晨、还是拖着脚步买罐头啤酒回家通宵赶策划案的深夜,他都站在柜台里低着头扫条形码,对他软糯糯地说“欢迎光临”和“下次再来”,小猫爪子在他心尖上挠啊挠。

 

 

忙完一个客户,他总算得到了两天假期,想着要多买点啤酒庆祝一下,进了便利店发现四下无人,往柜台里一探头:小猫背正蹲在里面捡硬币,一个手捡起来送到另一只手里攥住,手指修长漂亮,握成拳头之后浮现出淡淡的筋络,樱井翔看的心猿意马,敲了敲柜台把他叫起来。

 

小猫背冲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解释说:“刚才找钱硬币都撒了……”

 

樱井翔说:“太累了没睡好吧?”

 

小猫背很诧异:“我感觉挺精神的……”

 

“不管是我买早饭还是买宵夜,都是你值班,别告诉我老板只招了你一个干活。”樱井翔一边说一边比划“拿个关东煮,要魔芋丝,对对就那个。”

 

小猫背拿着纸杯小心地捞丸子,手指不小心被溅了一点热汤,他举着手呼呼地吹气:“没办法,没钱嘛,只能全天工作了,你要汤么?”

 

“来点吧,全天工作你扛得住么?”

 

“没办法啊……”小猫背挠着鼻尖又重复了一遍,抬起头冲樱井翔软软地笑:“我不工作你养我?”

 

樱井翔怔了一下,接着也笑了:“我现在的工资,有点费劲啊……”

 

“我吃的不多的,”小猫背很认真地辩解,“我平常吃一碗饭加鱼就够了……”

 

“你还挺好养,”樱井翔想去摸他头发,想了想又没动手,“小孩儿说什么瞎话,今天别干活了,我请你喝酒。”

 

“我们这是24小时便利店……”

 

“这个点早没人了,我还没见过除了我还有谁来买东西的。”樱井翔盯着小猫背头顶的发旋儿,很耐心地说服他。

 

“嗯……”小猫背做了一会儿心理斗争,“好吧,但是这些东西你还要付钱哦。”

 

樱井翔就这样把小猫背拐回了家,两个人吃鱿鱼丝喝酒,他不停地跟小猫背讲他是怎么拿下那个棘手的客户,讲完了还又渴望又强装镇定地看着小猫背活像小学生求班主任表扬,小猫背一直喝啤酒,脚边堆了一堆易拉罐,到最后眼神儿都有点散了,他笑着摸樱井翔的脑袋:好棒好棒哟……”笑声像在水里泡过,模模糊糊的带着一股麦芽味。

 

“我特别棒是吧……”樱井翔抓住那只在他头上作怪的手,小猫背的手热乎乎的,拽到胸前直勾勾地看着他:“想要奖励啊。”

 

小猫背被他拽到身前,下巴垫在他肩膀上,一只手撩起衬衫来回摸他后背,另外一只手被夹在他们俩中间,顺势就搂上了樱井翔的脖子,他亲着樱井翔的下巴含混不清地说:“翔くん是个好孩子,所以什么奖励都可以给哦。”

 

 

送到嘴边就没有不吃的道理了。




6




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夜,樱井翔第二天一直睡到了十点钟,他被挤得发闷,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单人床上有两个人,小猫背被他像个抱枕一样搂在怀里,浑身星星点点的红痕,感觉他醒了也挣扎着抬起眼皮说:“早上好……”

 

嗓子都哑了。

 

樱井翔手搭在他腰上,往下到股缝一摸一手的粘稠,心里叫了一声不好,赶紧把小猫背捞起来往浴室送,他还不愿意碰水:“干嘛……”

 

“不弄干净就拉肚子了,听话!别动你怎么撩我一脸水!”

 

两个人都捯饬干净之后坐在客厅里面面相觑,小猫背一口一口喝着樱井翔给他倒的水润嗓子,他喝水的方式很特别:先伸出一点点舌尖舔一下水面,然后再小口往嘴里送,平常人喝一口他能分成五次喝完,樱井翔看的心不在焉,脑子里全是昨天小猫背微张着嘴伸着舌尖要接吻的样子,就听小猫背说话了:“唔……你是樱井翔,二十三岁,在XX会社XX部上班,刚干了三个月,从不迟到早退还主动加班,过三十休二,全勤加上基本工资加上奖金大概是……这个数?”他放下杯子,向樱井翔比了一个手势。

 

樱井翔听的一愣一愣的:“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喜欢你呀,“小猫背笑了,声音还有点哑,“我叫大野智,不是小孩儿,比你大一岁,二十四,在便利店上班,挣东京平均最低时薪。”

 

小猫背——大野智出球不按照基本法来,他直接跳过了表白金句的前十页,一个直球掷出了樱井翔的思维场外。

 

樱井翔有点懵,他很喜欢大野智,但是还没有到要谈恋爱那种喜欢,他想着两个人循序渐进先约会吃饭互通心意,最后两个人才发展到酱酱酿酿的事情,在恋爱方式上他还是个停留在昭和年代的人。

 

昨天晚上把人家的嗓子都做哑了的人,现在还懵什么呢。

 

 

樱井翔过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你先让我想想……”,大野智也不生气,说了一句”那我先上班去了“就扶着腰下楼了。樱井翔掏出烟来点,摁了好几次的打火机才把烟点上。

 

他乱哄哄地想了半天,连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的生活费都算了,还是不知道怎么跟大野智说,想的肚子都饿了,下楼买饭,还是在便利店。

 

有个问题,昨天刚上完床的人站在你面前你会怎样?至少樱井翔很尴尬,大野智还是原来低眉顺目的样子,给他找零时被樱井翔一把攥住手腕:“你、你腰还疼么……”

 

大野智少见地烧红了脸:“腰、腰不疼了……“

 

“那你红什么脸?”

 

“屁股……屁股疼……”大野智小声说完,就掰开他的手转身理货架去了。




7




假期被他胡思乱想用掉了一天,樱井翔第二天打算回家吃饭。

 

刚到家小舞就缠着他控诉:“哥你说,咱家原来是不是养过一只猫?妈妈这次不让我养!”

 

樱井翔恍惚记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件事:他才小学五年级,爱心泛滥的不得了,放学看到有只小猫躲在车轮下哀哀地叫,他脑子一热就抱回了家,洗澡喂食带着打防疫针,还是只小黑猫,眼睛圆亮有神,樱井翔当时疼的不得了,天天搂着睡觉;父母怕他玩物丧志,趁着他部活偷偷送走了,樱井翔发现之后闹了好几天,哭着闹着要找猫,后来渐渐也被新款游戏机和钢琴练习转移了注意力。

 

 

“别给妈妈添麻烦,养你还要多养只猫。”他说完就被小修拉走去看功课,也没看见小舞满脸的不高兴。

 

他给小修讲着习题,隐约听见一声猫叫,条件反射地看窗外,好像闪过了一道黑影又什么都没有。

 

他问自家弟弟:“你听见猫叫了么?”

 

小修摇摇头说没有。

 

樱井翔怀疑自己是这两天心力交瘁幻听了。




8




休完假期他就又开始朝六晚十二的上班,依旧会每天和大野智见面,他不说话大野智也不说话,两个人不知道用沉默对抗着什么。

 

终于樱井翔也扛不住高强度的工作,更何况他还主动给自己身上揽活儿,在便利店买咖啡时一头栽倒了,临昏过去前还抓着货架,饮料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大野智慌慌张张地跑出柜台,把他扛到了最近的医院。

 

 

樱井翔醒过来的是就看到白得晃眼的天花板,鼻子里全是药水味,他躺在走廊的活动病床上,大野智抱着他的西装外套公文包打瞌睡。

 

他看了会儿大野智的侧脸,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大野智反而被他看醒了,语气难得严肃:”医生说你过度疲劳,缺营养。“

 

“整天上班,我没时间做饭啊。”

 

“那也不行!”大野智简直有点生气了,他脸都皱起来,丑丑的一团:“如果你在家里晕倒了怎么办…那就没人送你来医院……你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说着说着都快哭了。

 

大野智这个人,说话平时都像老爷爷一样,成熟又奇怪,可是一旦情绪波动起来就像小孩子,出乎意料的年轻。

 

“那你跟我回家么?”樱井翔很认真地问他。

 

“欸?”

 

人来人往的医院走廊,樱井翔坐起身,举着吊瓶下床,踩着鞋走到大野智面前,蹲下揉揉他红通通的眼角,表情很认真:“我问你,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

 

大野智乖乖地任凭樱井翔擦掉他的眼泪,很用力地点点头。




9




他说要帮大野智搬行李,被大野智拒绝了。然后他才发现大野智的行李出乎意料的少,一个腰包和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就是全部了。

 

有24寸呢。大野智鼓着脸跟他争辩。

 

在一起仿佛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他们俩就像所有的情侣一样,白天各自去上班,大野智为了他申请取消了凌晨值班,晚上在沙发上腻歪,发了工资就出去吃点好的,樱井翔老哄着大野智多吃点一直到大野智生气勺子把勺子一扔死活都不肯张嘴;还有樱井翔发现大野智也是要睡觉的,只是白天睡得很凶,站在柜台里都能睁着眼睛睡,晚上就精神奕奕的,樱井翔蛮高兴,他挺愿意把大野智晚上折腾累了再一起睡。

他在大野智身体里进出,逼出大野智诱人的喘息,临到高潮前他咬着大野智的耳朵问他:“跟我一起回家吃饭吧智くん?”

 

大野智难耐地抱住他的脖子,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地回答:“去……去啊……翔くん……你快点……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翔くん你进的好深……好舒服……”

 

樱井翔很满意,狠狠挺了几下身让他的叫声更大:“那就说好了哦。”




10




家里人不出意料很喜欢大野智,樱井妈妈叫着他一起说话,捏捏他的手嗔怪地说这孩子怎么这么瘦,大野智很多时候都有点羞怯地笑,帮着一起端菜。

 

樱井爸爸又把樱井翔叫到阳台,主动递给他一根烟:“听说最近不错,好好对人家。”

 

“放心吧爸,我们俩好着呢。”

 

“那也不成……你看他瘦的,多吃点好的补补身体。”樱井爸爸显然对两个人的夜生活很担忧。

 

“爸……他劲儿比我都大……”

 

“那你什么意思?你你你是下面那个?!”

 

“不是!您对您儿子这么没信心?!”

 

樱井翔回头去看大野智有点猫的背影,心里想,这事儿就算成了吧。

 

 

一旦日子稳定下来就过的很快,过了一年。他们依旧吃完饭打道回府,两个人在路上租了影碟,英文电影,日语字幕,大野智听着听着就有点打瞌睡,樱井翔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兴致盎然地看,电影蛮有名,当年拿了不少奖,讲两个男人谈恋爱,后来各自结婚,但是他们俩仍然爱的水深火热。

 

“这句说的什么?”大野智视力不太好,看不清字幕,就问他。

 

“我多想知道怎样才能戒掉你。”樱井翔摸着他软乎乎的头发告诉他。

 

“欸——”大野智在他怀里舒展身体,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对着樱井翔,“两个人相爱不能直接在一起么?”

 

“直接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电影不就拍这个么,”樱井翔揉他的脸,屏幕里两个男主正在翻云覆雨,两个人看的都有不好意思,樱井翔忽然想起了什么问他,“那你怎么喜欢上我的啊?”

 

“我?我好早之前就喜欢上你了。”

 

“咱俩便利店第一次见面?”

 

“不,”大野智笑着躲他,“比那个还要早。”

 

“难道是茫茫人海里你对我一见钟情,才到我家楼下做店员么?”樱井翔少男心发作,开始编起恋爱剧本,“然后每天都期待我去你店里买东西和你见面?还是……”

 

大野智被他说得肉麻,直接上去堵他的嘴,亲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儿来才说:“你怎么想都对……”

 

樱井翔摸着他挺翘紧致的臀部,一副无赖样:“说对了就要奖励。”

 

大野智被他逗得不行,笑得露出一口小乱牙,宠爱地蹭着他脖颈:“你要什么都给你。”




11




入秋之后大野智开始犯懒,每天都请假不去上班,窝在沙发上睡觉。

 

樱井翔觉得他可能是前一年工作的太猛太累,缓不过来,就由着他在家睡,还告诉他不要做饭了等他买回来。

 

大野智盖着毯子“嗯”了一声,然后就缩起来睡觉。

 

直到下班樱井翔拎着外卖回来,大野智还在睡,樱井翔过去摸了摸,从早上到现在他都没有动过,一直在睡。

 

他有点担心,大野智的体温一直比常人要高,问了他几次他都说没事,这下子樱井翔真的怀疑他是不是生了什么病。

 

大野智被他摸醒了,勉强爬起来问他:“吃饭么?”

 

“我买了饭回来,一起吃,你先去洗个澡,别睡了。”

 

“……好。”大野智软绵绵地应了一声,凑过来在樱井翔嘴上亲了一下才进了浴室。

 

 

樱井翔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了,他觉得隐约又听见一声猫叫。




12




早上起来,大野智已经先走了,留了纸条在床头柜上,说他去上班了桌子上有早饭让樱井翔记得吃。樱井翔做了个不太好的梦醒得有点晚,他忙忙地吃了早饭就赶去上班,也没去便利店看一眼大野智。

 

 

他在上班间隙一直在琢磨那个梦,他梦到了小时候养过的那只黑猫,他以前也梦到过,那只猫要么是远远地看着他要么就跳进他怀里任他抚摸,可是这次黑猫只是围着他转了几圈,叫了一声就跑远了,而他无能为力,只能远远地看着黑猫消失。

 

 

樱井翔想的头疼,中午跑到天台透气,顺便给大野智发了短信。

 

半个小时大野智还没回。

 

虽然大野智一直玩不转这些电子设备,樱井翔还笑过他两只手捧着手机打字的样子像老爷爷。但是只要樱井翔给他发短讯,半个小时之内必定会有回复。

 

樱井翔有点毛了,他打电话给大野智,关机。

 

 

他彻底慌了,赶紧请了假,平时难搞的上司意外准了他的假,樱井翔打车赶到便利店,却看到店长难得在,店长说大野智半个月前就辞职了。

 

他掏出手机,却不知道该找谁,他和大野智完全是两个圈子的人,没有一个共通的朋友,大野智也从来没有带他全见过他家里,每次樱井翔闻起来他都装傻混过去。

 

樱井翔又问了相熟的朋友能不能报警,却得到失踪超过一定时长才能立案的回答。

 

可是他是大野智啊,我的恋人,一个下午见不到他我都快疯了。樱井翔握着手机慌张地想。

 

 

 

他盘桓在小区里找了好久,他们的家、便利店、喝醉后一起摔进去的灌木丛、偷偷摸摸一起玩过的滑梯、经常去的居酒屋……哪里都没有大野智的身影,他的圈子那么小,好像突然就跳了出去,只留樱井翔一个人在里面孤寂地打转。

 

樱井翔不是没有想过大野智要和他分手的可能性,但是大野智不会无缘无故地玩消失,他那么擅长打直球,要分手也就是一句话。

 

他只有一个直觉,他找不到大野智,他就永远也见不到大野智了。

 

整整找了一夜,樱井翔累的不行,他很想回家,可是回到他和大野智的家他就很慌,很心痛,他漫无目的地走,走到了父母的小区,一辆车孤零零地停在楼下,有个人就在那儿低头靠着车轮。

 

瘦瘦小小的还猫着背。

 

 

樱井翔生怕认错了人,他飞快地跑过去叫他:“智くん?智くん?是你么?”

 

大野智抬起头来,借着路灯看清他,仍然在笑:“翔くん。”

 

樱井翔蹲下来攥住他手腕:“你去哪儿了……我担心死了咱们回家吧……你在外面一夜饿了吧……跟我回家……”他感觉大野智瘦的皮包骨,手腕攥起来硌人的痛,樱井翔不敢放手,他更紧更用力地抓着大野智,生怕一不留神大野智就消散在空气里。

 

“我不回去了……”

 

“不回家你去哪!”樱井翔近乎失控地吼起来,“我找了你整整一夜!大野智!跟我回家!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不回去了……翔くん,我要死了。”大野智盯着暴躁的樱井翔,轻轻地说。

 

“……什么?”

 

“我要死了,翔くん。”大野智又重复了一遍。

 

“你生病了么……什么病?”

 

“不是病……”

 

“没关系的,有病我们可以治,我们不是攒了钱要去旅行么……我们把钱取出来,不够可以跟爸爸妈妈借,我妈妈那么喜欢你你一定不会死的智……”樱井翔跪在大野智面前,他凑得很近,语速很快,快到没有发现他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不是的……我是猫。”

 

“……嗯?”

 

“翔くん你不记得了吧,你把我从车轮底下捡出来……”

 

“……什么……”

 

“九尾狐不是可以变成人么,猫也可以啊,我从变成人那一天起,就一直在找你,你说对了。”大野智还有力气笑。

 

“……你骗我的吧。”

 

“那你就让我把谎话编完嘛翔くん,我找了很久才遇到你,可是,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之前就应该走的,可是我太贪心了,还想要跟你多呆一会儿。”

 

“猫不是都有九条命么,猫不是不会死么,智くん”樱井翔忽然笑了,笑得很难看,“你就骗我吧,你也就骗得了我,是不是又偷偷出海钓鱼了?仗着我喜欢你对不对?还是我在做梦?”

 

“对啊你在做梦啊翔くん,我们说的都是梦话,所以你就让我说完吧,”大野智顺着他的话,把手放在他头上,温柔地哄他“可是变成人要付出代价的,我的八条命都在找你的过程中丢掉了,所以才能来见你啊,可是猫的一生和人相比太短了,太短太短了。”

 

樱井翔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之前问我什么时候喜欢上你,”大野智自顾自地说,“就在你把我从车轮底下捞出来的时候,我在你怀里,想这个小男孩眼睛好大好漂亮,我好喜欢啊,长大了我也一直想着他,这可能就是喜欢吧……所以我一定要去见他,告诉我喜欢他……哪怕只有几年也够了。”

 

“翔くん,我很自私吧?让你这么喜欢我,又要忘了我。”

“但是忘了一个人是很快的,你只要再找到一个人,比喜欢我更加喜欢她,你很快就会忘了我。”

“翔くん你不要哭了,哭起来一点都不帅了,哭起来像个傻瓜。”

 

大野智去摸他的脸,樱井翔脸上沾满了冰凉的泪。

 

他发狠地抱着大野智,恨声说:“编故事好玩么大野智?天亮了,天亮了你就跟我去医院,你一定会好的。”

 

大野智下巴垫着他的肩膀,他的下巴变得很尖,扎的樱井翔肩膀发痛,轻轻地点头。

 

搂在怀里才发现,这个人已经变得这么轻,好像随时都能飘走。

 

但是我抱紧了,他不会离开我的。

 

 

“我爱你。”樱井翔突然说。

 

大野智没有回答,可能是睡着了。




13




樱井翔最近升了职,在一拨新人里他被提拔的最快,前途一片光明。

他想着要庆祝一下,就买了啤酒回家。

 

 

公司有小姑娘对他示好他也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跟所有人道过别后搭地铁回家。

 

家里也不催他的婚事,樱井爸爸对他说有小修在你也别急。

 

 

便利店最近换了人,三班倒,每个时间段都能看见不同的人,晚班是个很精神的瘦瘦高高的小哥,笑起来嘴巴是菱形,老让人想起某种动物。

 

“下次光临哦!”走之前小哥活力十足地招呼他。

 

樱井翔对他客气地点点头。




14




他坐在沙发上拆食物的包装袋,不小心碰到DVD的遥控器,跳出来的是没放完的影碟,上次看到一半他就被别的事情分了神,依稀还能想起温暖的触感。

 

樱井翔摸了摸嘴唇,调大声音看了起来。

 

 

他看着两个男人从尴尬地对话到相爱,最后又分开。

 

 

樱井翔捂住脸,痛哭失声。




15




——我多想知道怎样才能戒掉你。

 

——有时候我好想你,想到无法承受。

 

 

 

 

 

 

Fin.

 






评论 ( 19 )
热度 ( 164 )

© 空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