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甘味狂想曲

*霍格沃茨AU


*吃块儿糖?






一个人的梦想与现实生活的偏差到底有多大?

明明想着要当天文学家,最后却做起了广告或者网络媒体有一个每天准时出现在下班时刻要求开会的老板;也许作文上写着要做个傲罗,结果却在一墙之隔的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工作,只能安慰自己大家同属魔法法律执行司职务不分高低贵贱;也有人收到了梦寐以求的魁地奇国家队的邀请,结果在身体检查上败下阵来,仿佛在毕业的一瞬间自己学到的专业知识就填补不上社会的缺口了,对角巷的默默然图书公司最近还招了个退休的傲罗去做妖怪书的管理呢。

……也许专业知识和工作还是有那么一点关联的。

 

总体来说,大多数人还是被封印了自己擅长的武器,徒手和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工作搏斗着。

 

“所以说啊——”相叶趴在桌子上发出强烈的哀号“只差身体检查而已!他们因为气胸复发这种理由就拒绝我了!明明当初是他们先邀请我的!”

“不打魁地奇也可以做别的嘛,相叶ちゃん你当时神奇生物保护学得那么好,完全可以去应聘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的职位嘛。”大野智从柜台后面钻出来,在相叶面前放下一小盘奶酪卷。

“おおちゃん你这么轻松当然是因为你和翔ちゃん都做了自己最想做的工作啊!虽然妖精联络处也不错但是我还是想打魁——地——奇——”相叶悲愤地咬着奶酪卷,面皮碎沫和糖霜随着他的咀嚼细细簌簌落在桌子上,深棕的桌面上下了一场细雪。

“虽然说以前就想开个面包房什么的——”大野解开围裙在他对面坐下,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相叶酱你知道的吧,勇者要走到终点打败大魔王经过的地图可是很复杂的,我也走了很长的弯路呢ふふふ。”

勇者一开始也是赤手空拳地,跟小小的怪物战斗的。

 

作为一个甜食派,大野凭借口味和相貌尤其的独树一帜。

 

爱吃甜也就罢了,长的也是很甜,刚分到拉文克劳的大野智,那么小那么软,遇到寒气脸颊会慢慢地红起来,像个一戳就能流出馅的草莓大福,说话也跟泡了雪梨糖水一样黏黏软软的,吃晚饭的的时候瘪着嘴对着馅饼牛排仰望星空难以下咽,等到盘子清空重新铺满甜点的时候他就咧着嘴笑了,巧克力杏仁蛋糕底的芝士慕斯蛋糕、杏仁奶油底浇上香草卡仕达酱和樱桃白兰地汤汁的水果塔、盖着蔓越莓果冻撒着覆盆子粉的布丁,在其他高年级学生“赌他三个月之后蛀牙”的眼神里,大野把能够的着的甜点统统送进胃里,“嗜甜”这个标签从此以后与大野智如影随形。

 

日子一长大家慢慢发现,大野智对于甜点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是甜的,甭管多腻多劣质的糖块他一样往嘴里扔,有一阵他迷上了甘草魔杖,买了两打存在宿舍里,上变形课时错把真魔杖丢在了宿舍里,正热的夏天他挥着魔杖对茶杯嘀嘀咕咕要把它变成天竺鼠,手里攥着的魔杖慢慢就不对劲了,在他手里软出一个沮丧的弧度,大野眨巴眨巴眼睛,眼泪刷的一下就滚了出来,哭的眼泪都流到嘴里,和偷偷含着的巧克力混在一起。

——以为自己糖吃多了连魔杖都变属性了。

 

在樱井入学之后大野在食用甜点方面有所收敛——听说是想给弟弟做榜样,他经过芝士蛋糕苹果派希腊酥饼时目不斜视,很快有知情人士爆料,大野的长袍里有四五个暗袋,里面塞满了牛奶糖和金平糖。

 

怎么暴露的,因为有一次他在球场试飞的时候没换袍子,底下记录情况的霍琦夫人一抬头还以为天上下糖雨了。

 

 

在他和樱井翔和好如初——或者关系更进一步之后,出于对他可怜的牙齿的考虑樱井对他进行了诸多限制,这不是防患于未然,早在樱井还和他对着干的时候,大野就已经和大大小小的牙科医院达成了密切了医患关系,大野坚持不肯让庞弗雷夫人用魔杖来治疗自己那一口脆弱的小乱牙,生怕用咒的力度强了些他的牙齿就轻巧地全都脱离了牙床。

和他扒着医院大门誓死不肯见牙医一面的顽固比起来,大野的智齿简直软弱的多,樱井费了好大劲把他按到治疗椅上,还没等五分钟,那颗让大野哼哼唧唧神色痛苦的智齿就静静躺在小盘子里了。

“翔くん像姜饼小人。”在他们走出医院之后,大野捂着腮帮子眼神亮晶晶地评价樱井。

“姜饼小人?”

“圣诞节的时候,英国几乎所有地方都在卖的,不过很多人也会在家里烤了,其实就掺了姜粉的饼干烤制成小人的形状,在传说里这种小人一般都跑得很快,有的时候小人的脖子上还被装饰着红丝带,就像翔君。”他拉了一下樱井的暗红色领带。

樱井哭笑不得:“就凭借领带觉得我像姜饼小人么……”

“还有暗示啊翔くん,”大野特别渴望地看着他,“我暗示的都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明白……”

“哦,原来是暗示——”樱井了然地笑笑,“不行,牙医说了你三个小时之内不能吃东西。”

“可是吃甜食会变得幸福——”

“你不蛀牙我就很幸福了。”

“甜食会进到另外一个胃的——”

“可是你只有一张嘴。”

 

 

 

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樱井迅速为大野制定了一系列饮食标准,在某些非常具有仪式感的活动结束以后——比如考试和学院杯比赛,才允许他吃点糖作为奖励。至于大野曾经揣着两把奶油花生糖去一边吃一边进行魔药考试的事迹,还没等他踏出考场就传遍了城堡,大家啧啧称奇,一个特立独行的拉文克劳形象通过一堆糖块树立的很高大。

 

毕竟当时最重要的一样配料是巴伯块茎的脓水,汽油味儿重的把一群纯血统熏得出了教室就开始吐。

 

考试成绩出来之后樱井称赞了他,并且问了大野将来想做什么。

在樱井看来,他这个小哥哥长相漂亮身手敏捷,又是很顶尖的聪明讨人喜欢,肯努力做什么都能成功,将来进魔法部做个执行司司长也是绰绰有余。

 

 

“将来啊……想开个面包房,另外卖蛋糕和鱼竿。”大野陷在公共休息室一张很软的椅子里,忙着吃一块苹果派,口齿不清地回答他。

 

“……”樱井很丧气地翻开手里的书继续看,明显不赞成的态度。

像这样的对话不止一次发生在他们中间。

 

“为什么一定要吃那么多糖和蛋糕?”

“为什么要开面包房?”

“为什么选了拉文克劳不是斯莱特林?”

 

面对他的问题,大野一开始还会纠结起眉毛认真烦恼,后来也只会瘪着嘴回答“翔君这么问我也不知道。”

樱井率先败下阵来,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他想。

反正我在他身边,还有很长时间去弄明白。

 

在大野从阿兹卡班回到学校之后,他吃甜的功夫变本加厉,巧克力常常揣了满满三四个口袋,来不及吃的就在炎热又潮湿的更衣室慢慢化掉,大野训练结束换上长袍,一插口袋摸了满手的巧克力酱。

 

 

然而樱井并不再阻止他,只是在他吃到牙痛时递上庞弗雷夫人调制的药水,或者直接把他带去医务室。

 

在他终于劝服了大野,让庞弗雷夫人用魔咒弄齐了自己一口乱糟糟的牙顺便补好了虫牙之后,围观群众松本润终于忍不住提问:“翔さん以前不是最反对大野さん吃甜食?”

“啊你说那个,”二宫正在为自己的占卜作业发愁,只要跟作业不沾边的他都愿意热心回答,“就是回复HP的道具啊,巧克力这些东西可以帮被摄魂怪攻击过的人恢复体力精神什么,你懂了吧,欸我把大叔以后肯定会牙痛的事情写进去算不算准确预言可是他都被修过牙了……”

松本“哦——”了一声,在二宫“或者说翔さん会变成糖人”的嘀咕里咬了一口自己手里的约克郡布丁。

 

随着年纪渐长,二宫预言的水平越来越高,而且有一个非常不妙的走势:好的不灵坏的灵。

樱井果然变成了姜饼小人。

 

姜饼小人樱井翔还系着暗红色的丝带,袍子是凝固的蓝莓果酱,胸口处点缀了绿色的糖粉,大家看到的时候都赞叹不愧是樱井,连巧克力眼睛都比其它姜饼小人大一圈。

 

 

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大野带着樱井翔一起上课,大野为了减震,特地把他揣在了装着棉花糖的口袋里面。

“智くん你取出来点棉花糖好不好我要被闷死了……”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姜饼小人樱井翔还是聪明的一如既往,上课的时候他趴在大野胸前的口袋里偷偷给大野开小灶“别听教授的智くん!你直接用银刀子压出的汁比切片多——好高啊好高啊智くん!快把我放到腰间的口袋去!”

大野做作业时他会抱着一颗金平糖帮大野压着打卷的羊皮纸,挥着硬脆的胳膊指导他妖精叛乱的论文该怎么写,等到大野完成,他就站起来往后一跳,羊皮纸立刻“啪”地并拢收成一卷。

 

姜饼小人樱井翔身上一直都是热的,总像是刚刚被从烤炉里取出来,还有热乎乎的生姜味道。

去霍格莫德玩的时候,大野帮他做了一个装饰着鲜艳糖霜的姜饼小屋,放在桌子上供他睡觉。

“如果在床上我会在翻身的时候把你压碎的翔くん……”

姜饼小屋依照大野的喜好还添了很多东西,入口的玄关上装饰着芋圆,地毯式生巧克力,抹茶泡芙做的懒人沙发,乳脂软糖做的床,意大利硬饼干掰开了做的小凳子,樱井头枕棉花糖身盖切片日式蛋糕卷,大野还建议樱井跳进果冻做的浴缸里洗一下澡。

我想吃荞麦面——樱井捧着一小块大野切下来的牛奶杏仁布丁抱怨。

 

“如果以后一直是姜饼小人怎么办?”樱井问过这个问题。

”那我以后每天都给翔くん换新的姜饼屋,或者让你直接住在蛋糕里。“大野任凭樱井在床上乱跑,撒了很多糖霜在床单上,他的眼睛和糖霜一样也是亮闪闪的”因为我最喜欢翔くん了。“

对着姜饼小人打直球很容易把他打碎成饼干渣的,

 

所以樱井翔努力变了回来。

夜里他直接压碎了大野辛苦做的姜饼小屋,坐在一堆点心渣里他凝视大野的熟睡的侧脸,最后还是忍不住脱了长袍爬上床抱住大野。

”智くん去开面包房吧。”

“欸……”大野迷迷糊糊地问,“为什么突然支持我——我了?”还打了个哈欠。

“因为我想要智くん一直给我做屋子嘛,而且更想和智くん一起住在泡芙水果塔芝士蛋糕马卡龙包围的房子里,感觉就像冒险呢。”

 

“好……好呀,吃很多蛋糕,”大野带着甜味的呼吸打在樱井脖颈,“和翔くん一起,变得幸福。”

 

相叶看着大野又转悠到柜台后面去研究冰火木糠布丁的新做法,想起不知道是谁说过的话:“猫咪的尾巴尖上也有糖哦,不过很少的一点,而且一定要是脸圆圆的脾气很好的猫才有,捻下来吃一点,感觉自己也变成猫咪,天天趴在壁炉前吃樱花面包,看到有人来了就对他摇摇尾巴。如果是喜欢的人就更好了,让他也吃一点变成猫咪,两个人团在地毯上什么也不做,贴着皮毛呼呼大睡就好了。”

 

“おおちゃん,你长出了尾巴哦,猫咪的尾巴。”

大野抬起眼睛看了一下相叶,又看到刚好下班回来推开门的樱井,随着风铃叮咚作响,他摸着头顶笑眯眯地喊欢迎回来,头顶好像有猫咪的耳朵也长出来了。

 

是只猫咪哦,翔くん要吃我尾巴上的糖么?







Fin.









评论 ( 43 )
热度 ( 288 )

© 空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