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春】梦寐

@Satoya 点的忠春


*短小


*涉大概那么一丢黄,这个程度会不会被屏蔽啊……


*请大家跟我一起唱:啊为什么美梦 有始却无终



鸭川忠做过一个梦。

他很清楚地意识到他在做梦,因为现实里的贵田春彦对着他不会有那样湿润热烈的眼神,他看着忠的眼神可能是无奈的、畏缩的、退却的,更多的时候他不会看着忠,仅仅用自己柔软的发丝或脸颊对着忠,眼神慌张地飘远。

而此刻的贵田春彦只是定定地注视着他,双手颤抖地捧住他的脸,梦里的贵田春彦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温暖昏黄的光,他的掌心也是热的,一点点靠近的唇也是滚烫的。

 

鸭川忠猛地睁开眼睛,冲到卫生间用凉水拍着脸颊,仿佛被梦里的贵田春彦灼伤了。

 

 

贵田春彦留下来过夜的时候,打了鸭川忠一耳光。

 

那轻飘飘的一巴掌,鸭川忠好笑地认为那根本算不上威胁,就是只小猫崽儿软绵绵地挥着自己的爪子,没有方向,没有目的,没有攻击性,贵田春彦如果想对他造成什么伤害,还不如狠狠地咬他一口——前提是他得还剩下咬忠的力气。

鸭川忠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嗤笑,贵田因此慢悠悠地醒了过来,他睡得不怎么安定,扭着身体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姿势,鸭川翻过身戳了一下他软乎乎的脸肉:“怎么了?”

贵田春彦的表情看上去委屈极了:“后、后面痛……”他手足无措地回答,贵田春彦穿着鸭川忠的T恤,领口稍稍大了些,被他细长的锁骨和圆润的肩头填满,他的语气不是对鸭川的控诉,而是委屈的好像是自己玩过了后面而不是鸭川不知节制的冲撞把他弄痛了。

“哦——”鸭川挑了挑眉毛,很关心地问:“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不……不用了……”贵田春彦慌张地把被子拉过头顶,又被鸭川找到了缝隙伸进手去,有一下没一下地戳弄着他敏感的腰际。

“睡觉吧忠……明天、明天还要打工呢……”贵田春彦闷闷的求饶声传过来,他不介意鸭川的捉弄——或者说早就习以为常。

“那就分我一半被子。”

贵田春彦乖乖地掀起被子让鸭川钻进去,随后就疲倦地闭上了眼睛,窗帘没有拉,借着月光还能看到贵田发红的眼角。

 

 

抚弄着贵田略带湿意的发丝,鸭川忠终于想起了那一耳光的原因。

他把贵田春彦弄哭了——这是常有的事,他掰着贵田的脸和他接吻,然而他并不满足贵田只是红了一圈的眼眶,他想看更多的,于是他停下,在贵田疑惑的眼神里将平躺着的贵田猛地拉到了了自己身上,过深的进入让贵田一下子不争气地哭出了声。贵田平时,甚至在床上也善于忍耐,那一瞬间的哽咽对鸭川来说非常难得,动听的像酷暑里突然而至的雨声,鸭川抱着一定要再听一次的念头,掐着贵田的腰开始猛烈地冲撞,贵田只能哑着嗓子搂着他,把头埋在鸭川的肩头,经过了一轮几乎要让床体散架的撞击之后,贵田春彦抬起挂满泪痕的脸给了他一记软弱无力的耳光。

 

 

鸭川在黑沉沉的夜里搂紧贵田,想着明天打工要亲自送他过去。

 

 

当时忠的表情很可怕,贵田声音暗哑,感觉要被忠吃掉了。

是嘛?鸭川挑起一边嘴角笑着,春这么好吃,我吃一次怎么够?

然后他在春纵容又无奈的眼神里大笑,拉过贵田的头同他接吻。

 

 

鸭川猛地睁开眼睛,卧室里依然是黑沉沉的,他转过头,借宿的贵田安静地睡在铺着垫子的地上,呼吸安静绵长。

 

他懊恼地抓抓头发,下身硬的发疼,最终还是起身悄悄地绕过贵田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光昏黄温暖,他拉上睡裤洗净了手,皱着眉头躺回床上,突然很想早上亲自送贵田去打工。

 

 

 

 

Fin.









评论 ( 29 )
热度 ( 150 )

© 空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