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Five

*霍格沃茨AU


*看魁地奇吧!


*流水账,very流水,流水素面那种流水


*有一丢模特,大概是羊肉串上撒少许孜然的比例






“如果今天的午餐还是麻婆豆腐就不用叫我了。”二宫盯着手里的那块小小的、发光的屏幕,意兴阑珊地说。

 

松本听了他的话,耸了耸肩膀,转身走出了帐篷。

 

“喂不是吧?居然还是麻婆豆腐?已经连吃了三天了?J你就这么惯着他?”二宫的小尖嗓被松本抛在了帐篷里,帐篷外的一小块空地上架着煎锅,穿着墨绿色袍子的相叶雅纪抱着锅铲头一点一点地打着哈欠。

 

松本也走过去,蹲在他对面,相叶手脚瘦长,长长的刘海垂下来挡住了眼睛,风过摆动起来像刚抽条的柳叶,团在一起抱着膝盖的样子又像只奇异的北极兔。松本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一下相叶的额头,对面的人颤动了几下睫毛,才恋恋不舍地睁开眼睛。

 

“松润……?”

“是我,大野さん呢?”松本一边握着相叶的手腕让他慢慢站起来以免头晕,一边问他。

 

“おおちゃん去附近捡柴火了,”相叶小幅度地挥动了几下锅铲,十分期待地看着他:“等おおちゃん回来了我们就可以吃饭了!这次我研制了新的方法,你和ニノ一定会喜欢的!”

“……好。”松本顶不住相叶pikapika的目光,把“午餐还是我来做吧”这个提议按在了喉咙里。

 

帐篷里按动着手柄的二宫怨气更大了,气的守护神都快要从柴犬变成做汉堡肉的师傅咆哮着冲出来掀翻外面那对腻腻歪歪的情侣和夺过他们的煎锅取而代之。

他就知道合宿对他是种挑战,三天前被相叶死命拖出家门的的时候就该知道;他们俩在三点就出发了,在一个黑漆漆的森林找了整整两个小时的门钥匙,期间还踩到了数不清的滑溜溜带着露水的石子的时候就该知道;辛辛苦苦找到门钥匙好不容易和骑扫帚到达还赶上了雷暴的松本会合,却被告知因为特兰西瓦尼亚队的吉祥物罢工所以比赛延后到三天之后的时候就该知道;看着一大群巫师吵吵嚷嚷挤在一个营地因为阵营问题就打起来以至于魔法部不得不设立临时部门来管制的时候就该知道;他绝望地搭完了帐篷打算钻进去靠垃圾食品和游戏度日直到比赛开始才出来的时候,他看见了姗姗来迟的大野智,很明显他也是骑着飞天扫帚来的,和帐篷前铺着飞毯的竖着雕像牵着狮子的中东土豪巫师不一样,他穿着破旧的牛仔裤,T恤上的三条苦瓜也皱巴巴的没有精神,东倒西歪的,有一条已经钻到了后面靠着他的后辈打起了瞌睡。

而大野智看上去比他T恤上的苦瓜还可怜:头发全湿了,刘海贴在额头上缓慢地往下流着水,飞天扫帚也潮乎乎的不成样子,末尾的木枝都不高兴地翘着,他局促地把扫帚搁到一边,拧着T恤的一角,水滴滴答答地在他脚下淌成一个小湖泊。

 

 

“大野さん?你不是应该跟翔さん一起用门钥匙来么?”

 

——他看到大野抬起头的表情之后,向梅林和任地狱同时发誓,他之前所受的那么多苦,都只是简单的铺垫,这一刻才是痛苦的巅峰。

 

“翔くん说他有事情,放我鸽子了,三天后才能到。”大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面无表情地说。

 

进入学校的五年来,大野对于樱井是个麻烦鬼的印象一直没有变过,因为去看了大野院内比赛,回来才补了魔药课作业导致没赶上礼堂晚餐,握着叉子悲痛欲绝的样子也好,对着大野的魔法史论文吹毛求疵也好(谁知道樱井翔会写到两卷羊皮纸那么多),他皱着眉毛批评大野功课的样子,简直和麦格教授一模一样,樱井几乎是大包大揽地承包了他的生活,像个带布谷鸟的自鸣钟,一刻也不休息地绕着大野叽叽喳喳。

 

 

这次去看魁地奇,虽然樱井提出来的,但他本人并不怎么高兴,樱井一直不喜欢魁地奇,相比之下他更偏爱麻瓜的足球,院内比赛他也只会去看大野的,连本院比赛都不怎么有兴趣,其他四个人纷纷猜想可能是因为他刚入学时就冒冒失失地闯进了正在训练的魁地奇球场,然后被一只凶猛的游走球一头砸晕有很大的关系。

 

大野难得情绪高涨地准备好了所有行李,就等着樱井打来电话,他坐在客厅的软椅上,脚边堆着书包,冲着壁炉的上的电话,等着已经睡了一觉又醒过来,天色也从一片闪烁着星子的夜幕变成晦暗低垂的阴云,樱井还是没有来。

 

大野怏怏地盯着窗外,本来只剩一点木柴的壁炉突然激烈地燃烧起来,他被惊醒了扭头看过去,樱井一张脸被火光映得发红,悬在壁炉里满脸歉意。

 

“……翔くん?”

“智くん,我有点事情脱不开身,你一个人用门钥匙先过去吧,”樱井明显是剪了新发型,眉毛斜斜飞进刘海,说话的时候还不是蹦出一两个火星,吓得蹲在壁炉边的サミ抖着翅膀逃开。

 

サミ飞到了他肩膀上,爪子抓的他肩膀发痛,他努力维持住之前的迷糊的表情,没问什么,只答了句:“……好。”

 

反正樱井也不喜欢魁地奇他一点都不想了解以前还傻乎乎地问过我“智为什么你不去抓游走球那么大得分肯定比金色飞贼多吧而且现在门钥匙都超时了还怎么去” 大野腹诽着的同时看着樱井的脸啪地一声消失在壁炉里,同时木柴也燃尽了,只剩下一堆温暖的灰烬。

他捏着牛仔裤的布料想了一会,上楼拿了飞天扫帚,叮嘱サミ好好看家,在后院找了块平地,脚一蹬就冲上了阴沉的天空。

 

沉重的水汽拥着他,不过一会儿就变成了冰凉的雨丝,劈头盖脸地打在他身上。

如果能把自己心里那一点最后的期待的火也浇灭,也还挺好的。

 

 

 

大野的糟糕状态大家都发现了,三个人小心翼翼地绕开危险话题,对决赛闭口不谈,温柔又体贴单独分了一个帐篷给他,还把床上所有的玩偶都塞给他,但如果他们能发现挑起第一次特兰西瓦尼亚和爱尔兰两拨巫师大打出手的人就是大野的时候,估计也不会这么温柔体贴而是忙着把他塞到帐篷里批评教育以防魔法部找到他了。

 

 

大野百无聊赖地捏着几根树枝,蹲在地上画着战术图,他觉得爱尔兰应该是会打快攻,而特兰西瓦尼亚又适合利用鬼飞球得分,想的出神的时候,他听见背后轻微的响声,扭头一看是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头发和袍子都乱糟糟的,运动鞋还沾满了泥土。

 

“智くん?等等这是哪儿……”樱井明显是有点懵,他晃着脑袋,慌慌张张的样子,想上前去抓大野的肩膀又把自己手里的东西藏到了背后。

 

“翔くん?”大野心里的小火苗噼噼啪啪又燃起来,樱井漂亮的眼睛扫过他又紧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嘟囔着“门钥匙降落地点错了啊”,脸上无奈和期待交替了一会,才招手叫大野:“智くん。过来。”

 

大野丢掉树枝跑过去,看着樱井从背后掏出一样东西,是之前丢在樱井宿舍的关于爱尔兰队的书,他好奇地看了一眼随后便大叫了起来,封面上龙飞凤舞地签着爱尔兰队七个人的名字。

 

“我还以为你不想看所以不来了”大野抢在樱井之前开口,胸口的火焰温暖了他全身,他孩子气地拽了拽樱井凌乱的领带,“你是怎么弄到的?”

 

“这个故事就很长了,”樱井握住他的手,可怜兮兮地垂着眉毛“而且我好饿。”

 

“我们回营地去,相叶ちゃん做了饭。”大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牵着樱井的手往前走,“而且在比赛开始之前,我们有的是时间。”

 

 

樱井跟着他一路往前走,手心暖烘烘的,他愉快地想,在比赛开始之前,他们有的是时间。

 

 

 

 

 

 

 

 

 

Fin.

 





















留块地儿容我唠叨一下。


葛优躺了一个月吧差不多,开文档之后手特别生,2k5磨了三个小时,而且本来只打算写1k5,后来变成2k,还是超了,我真是啰嗦界的杠把子。主要想探讨的话题也很简单,“我男朋友喜欢看球赛但是我不喜欢怎么办”,但没关系,我喜欢我男朋友啊。



这一阵粉chuachua地掉,缘分天定,但是还是特别感谢看过我的文的姑娘们,毕竟这么多人咱们能看对眼也不容易,也感谢我葛优着的时候来跟我讲话的姑娘们,都特别温柔特别好,我就不一一点名了,害羞,但心头感谢了一万次都不止。


搞CP真的特别好一事儿,而且全心全意地爱着这个CP,想想他们我就西亚哇塞捂着脸心扑通扑通跳,也争取以后,让看到我的文的各位客官,都能感受到,这份幸福。


谢谢各位不嫌弃了,来日方长,再诉衷肠。













评论 ( 76 )
热度 ( 217 )

© 空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