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人去了。

【三块广告牌/Dillby】Peep and Anger(Dixon×Wellby)

我为这篇严肃脆皮鸭文学表演一个原地起跳三周半翻腾,非常好看,人的行为无需遵循理智和有计划的展开才称得上合理,我喜欢警局咖啡机坏掉的地方直到结尾,为什么dixon偷窥起来的模样这么让人欲罢不能,所以有dixon毁容之后的后续吗(我装作没看到end的样子

超现实笼子:

和 @空徊 打赌输了,她想看严肃电影的脆皮鸭,多么不正经的一个人啊


瞎写,乱写,反正她不给我2050


*


Peep and Anger


Jason Dixon × Red Wellby



他观察那个广告牌小子很久了。...

本来也没几篇……

【影成】Masquerade

*安徒生文风,这样那样的


*艰难地摸了一条很短的鱼


*模仿了一下安徒生的文风才明白自己词汇量和叙事手法有多匮乏多苍白是个多大的辣鸡这种事,向安徒生聚聚低头


一定一定听听BGM拜托了


似乎没有人能够解释在某时某刻我内心突然涌出的想法,当我特别想向他人倾诉时,我的舌头就像被商人家的小鬼偷走了,它不能灵巧地活动了,它长久地僵硬在我的口腔里仿佛一块冷却的铁,这时我只能悲哀地看着人们,他们奇怪地望着我,我是一个不能令他们发笑的普启涅罗。


然而我的长久的好朋友,即使我不用吐露几个单词,他也能够理解我,他在黑夜万籁俱寂时降临,乘着风和星星来到我身边,看啊!今...

SO 我是龙(上)

*霍格沃茨au


*前情提要

接骨木的睡前故事

雨男じゃなくなってきたも

Five

朗斯基假动作

级长浴室的正确使用方法

身边有人跨院恋爱是一种什么感觉

sieve

年少不梦

甘味狂想曲

不曾相识

谁说巫师百无一用


*坐爱说这是大型狗粮现场


*贼絮叨


SUMMARY:欢迎其他种族来讲一讲他们的故事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龙。


但我并不是,并不是那些出现在你们课本上那种,只守着自己的金蛋,时不时叼只羊吃掉,没有理智和趣味可言,让全世界的魔法部都对我严防死守的那种龙。


什么威尔士绿龙,或是乌...

SO 法庭之上无谎言【R】

*说是HP paro似乎不太合适,更准确来讲是与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发生在同一时间段的故事


*前文就是那个大桥……


*很冷淡,词穷,没有逻辑


*每次搞完这种饱暖思淫欲的东西都羞愧的想去看农广天地净化心灵


*与lo主之前的hp paro同人没有任何联系,是在统一世界观下的其他平行宇宙


SUMMARY: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不全走外链就挡不住了!首长!


Fin.


你有权保持沉默的米兰达原则是60...

【影成】不笑希伯伦



*翔哥生日快乐,这为难人的人生里真庆幸喜欢你

*当年我是一见影山终身误

*絮絮叨叨

*笑一个吧

---

“成濑さん私下和我相处的时候,从来不笑呢。”

坐在他对面的影山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成濑领皱起了眉,深呼吸了两次之后放松下来,大吉岭红茶的味道在口腔里慢慢扩散,因为温度宜人所以他们选择在室外喝下午茶,空气里漂浮着温暖不干燥的风,身下的坐垫被阳光烘烤的也足够舒适,但成濑就是莫名地感到了一阵不快。

“我不习惯笑而已。”他最终把一堆不符合人设的牢骚替换成了一句简短的回应,包含的意义却非常丰富,影山结合他脸上的表情读出了一堆“我不想谈这个问题请你不要理我”,“请把我一个人放在这么舒服的地方就好”,“请用甜点堵住你自己...

SO 伦敦大桥垮下来【R】

*说是HP paro似乎不太合适,更准确来讲是与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发生在同一时间段的故事


*很冷淡,词穷,没有逻辑


*与lo主之前的hp paro同人没有任何联系,是在统一世界观下的其他平行宇宙


*这个时候我应该高歌一曲进行补档花天酒地期末复习


*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手呢


SUMMARY:傲罗的工作并没有大野智想象的那么容易。



大野智和那个男人擦肩而过时,并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发展。

他只是觉得那个男人在众多高鼻深目的异国面孔里未免太显眼了些:...

我根本缓不过来,恨不得汪汪大哭。

和樱井翔对视的时候我的死亡速度是秒速五千米。

做了很多从未做过,又从未想过的事。

详细的以后再说。


因为我明天还要去原宿买纸啊!

SO 不曾相识

*霍格沃茨AU



*分院帽本未公开两篇的其中一篇



*到底哪天万圣节啊?



假设这个故事没有发生——



7-8



樱井翔被送进Mahoutokoro的当天简直鸡飞狗跳,身形小小的男孩子轻盈地踩的庭院里的水手钵惊鹿一片哀叫,他骑着低矮院墙的墙头红着眼圈大叫我不去Mahoutokoro,底下的座敷童子黑牙鬼犬神轮番求着您快下来吧马上就要开学了,那个超大的海鸟已经把酒吞童子叼...

SO 说梦

*一个以前发过的故事,改了一点不通顺的地方重新搁在这儿,不然我的lof看起来就要长草了



*嗯……秋天愉快


1


樱井翔打小就是个好孩子。


这个“好”按照一般标准来说,他就是典型的“别人家孩子”,家境优渥带来良好的教育,良好的教育导致有礼的谈吐,有礼的谈吐得到众人的喜爱,众人的喜爱形成优质的口碑,如此循环往复,樱井翔就像是块材质上佳精工雕刻的玉佩,久而久之,外表都上了层温润光泽的包浆。


就是这么一个好孩子,叛逆期来的也是与众不同。


从一流大学毕业之后,本应顺遂大家的想法进入父亲会社的他意外地犯了倔,非要...

SO 年少不梦【R】

*霍格沃茨AU


*1w2,别嫌弃我啰嗦客官们……


*谁给我说要看阿兹卡班的都出来吧(……)


大野在阿兹卡班发烧了,烧的一塌糊涂,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梦境里一会是相叶扯着他叫おおちゃん你疯了,语气很惊慌,一会是松本皱着两条浓眉不赞成地看着他,一会是二宫对他说:“你啊,就是那种故作聪明的烂好人,总有一天一定会被熟人坑的很惨。”

当时,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是“难道我被nino你坑的都不够多了么?”还是其他的回答。

没过一会他们统统消失了,他恍惚间只看到了樱井悲伤沉重的神色。


他们去阿兹卡班接大野智...

© 源不插电 | Powered by LOFTER